聖嚴法師文章精選

歌詞的創作

歌詞的創作  聖嚴法師

  我在這次回到紐約之前,有一個晚上,年輕的作曲家王建勛和名主持人謝佳勳的父親謝瑞徵,來農禪寺看我,並且送我一套他為佛教譜的歌曲錄音帶及CD各一套。因為他曾為我所寫的兩首歌詞譜曲,所以希望我能多寫幾首歌詞,他認為我有創作歌詞的天分,如能以音樂來弘法,收效更為普遍而快速,我不以為自己有作歌詞的天分,卻同意他的想法。

我曾經在《火宅清涼》那本書中談到,中國古代的梵唄很好,不可以失傳,如今我們為了適應時代的潮流,也有必要創作現代人的佛教音樂,至於如何形成一項標準,則不是在一天之間可以達成的;若有人願意為此多作嘗試,凡是被大家喜歡唱的,普遍地受到歡迎,便能形成一種趨勢,成為現代佛教共同的音樂。


  雖然到目前為止,尚未出現這種共識,然而只要創作出來的歌曲,人人都能唱、都願唱,在佛教界普遍地流通之後,那就是現代人的佛教音樂了。例如〈燃燈之歌〉就是王建勛居士作的曲,它原名是〈阿彌陀佛〉,目前許多人都能琅琅上口,很喜歡唱,這也可以作為現代佛教音樂的基礎,所以我鼓勵他能夠多作一些 佛教歌曲;這是我們兩人初次見面,但是心願相同,他欣賞我的詞,我讚歎他的曲。


  於是我在十月十九日抵達紐約之後,由於日夜顛倒,時差尚未調整過來,白天晚上都想睡覺,同時也可以都不睡覺,所以利用了幾個夜晚時間,又寫了幾首歌詞,那都是為了推廣法鼓山的理念而寫。完成之後,利用傳真將歌詞送到王居士的手上時,他很歡喜,很快就譜成了曲,僅僅在兩首歌詞中,建議我更動了幾個字。


  在我的經驗中,歌詞的創作,要比寫一篇散文難得多,往往一首十句到二十句的歌詞,寫了又改,改了又寫,會花上幾天的時間。因為不單詞意要淺顯易懂,而且唸的時候,要非常順口,唱的時候才會有力而順暢,尤其是要鮮明的點出這首歌的題旨,才能達成它的效果,可是我實在沒有這麼多的時間來創作歌詞。


  記得在一九九二年,我撰寫了二十句的〈四眾佛子共勉語〉,由楊秉忠先生譜成曲,便成了法鼓山這個團體的團歌;一九九四年,又撰寫〈法鼓頌〉及〈法鼓山〉,分別由陳中申及楊秉忠先生作曲。這幾首歌讓人唱來心曠神怡,而且有一種勉勵、振奮和希望的感受。之後,楊先生又為我譜了〈如來如去〉、〈人人有福〉、〈萬行菩薩共勉語〉。除了〈四眾佛子共勉語〉、〈法鼓山〉、〈法鼓頌〉是我撰的歌詞之外,其餘幾首都是由楊先生及我的弟子們,從我的語錄中,收集的句子所編成。

  當時,楊先生希望我繼續多寫幾首歌詞讓他作曲,但是我讓他失望了,遲遲拿不起筆來,因為我真的不是一個有創作歌詞天分的人。後來我到洛杉磯去弘法,有一位李秋頻居士慫恿我撰兩首歌詞,讓當時正在洛杉磯某大學已退休的一位名作曲家為我譜曲,由她去請求,一定可以成功,也好讓那位名家跟佛法結緣。因此我回到紐約花了兩天多的時間,寫了一首名為〈慈悲〉的歌詞。想不到寄出之後,一等半年,如石沉大海,李秋頻也不再提起此事,我相信她是碰壁了,所以也沒有問她;一位名家,而且又不是佛教徒,怎麼會願意替一個和尚撰的歌詞譜曲,這是我能夠理解的事。


  當我把歌詞帶回臺灣,交給公關文宣室的果祥師,後來不知道她又交給誰了,轉了幾手之後,這首歌詞竟然到了王建勛的手上,他很快便為我譜了一曲。經過大家試唱,幾乎人人歡喜,過了一年,王建勛希望我繼續再寫,我就提供了另一首〈智慧〉,也是很受歡迎。但是在這之前他從未跟我見過面,而我自己也不是很會唱歌的人,只知道他譜的曲,很受大家愛好,一直到了今(一九九八)年的十月初,才把王先生請到農禪寺,當面向他致謝。


  到現在為止,我所撰寫的歌詞並不多,我也不覺得真有那麼好。不過透過音樂的配曲和演唱,使人得到的感受,卻是完全不同。所以好的歌詞,一定要有好的歌曲;有了好的歌曲,歌詞也必能更加的動人。現在我將歷年來所撰的歌詞,抄錄下來,分享本書的讀者:

(一)四眾佛子共勉語
「信佛學法敬僧,三寶萬世明燈。提昇人的品質,建設人間淨土。知恩報恩為先,利人便是利己。盡心盡力第一,不爭你我多少。慈悲沒有敵人,智慧不起煩惱。忙人時間最多,勤勞健康最好。為了廣種福田,那怕任怨任勞。布施的人有福,行善的人快樂。時時心有法喜,念念不離憚悅。處處觀音菩薩,聲聲阿彌陀佛。」

(二)法鼓山
「法鼓山,諸佛菩薩的搖籃;法鼓山,提昇人品的指南;法鼓山,茫茫苦海的彼岸。啊!法鼓山!啊!法鼓山!青山常在,綠水長流。鐘鼓齊鳴,龍騰獅吼。彼此關懷,天長地久。啊!法鼓山!啊!法鼓山!我們在照顧心中的蓮華,我們在建設人間的淨土。」

(三)法鼓頌
「法鼓法音,響徹宇宙;金山有鑛;,永不憂愁;法乳常哺,法水長流;三界眾生,苦海回頭。祥雲法雨,普潤大千;十方三寶,心中自現;作育龍象,遊化人間;禪修念佛,一念萬年。彼此關懷,互相照顧;提昇人品,建設淨土;修學佛法,分明因果;救濟眾生,慈航普度。法鼓山啊!鼓在何處?弘法護法,就是法鼓。法鼓山啊!誰敲法鼓?你我和他,都敲法鼓。」

(四)慈悲
「世界上沒有真正的壞人,偶而起了煩惱,做了壞事,說了壞話,原諒他吧。他呀!正是菩薩要度的眾生。世界上沒有不變的壞人,偶而起了貪瞋,做了壞事,說了壞話,寬恕他吧。他呀!正是菩薩要度的眾生。世界上沒有天生的壞人,偶而起了邪念,做錯了事,說錯了話,幫助他吧。他啊!正是菩薩要度的眾生。世界上許多苦惱的愚人,不知無常與我,相爭相鬥,自害害人,慈悲他們。那啊!正是菩薩要度的眾生。」

(五)智慧
「請你用智慧的眼睛,來看世間,世間到處都有光明。請你用智慧的眼睛,來看人間,人間到處都有溫馨。請你用智慧的眼睛,來看事情,事事都能如意稱心。有了智慧的人哪,就像無邊的大海,吞吐百川千江,成長萬樣的生命。有了智慧的人哪!就像不滅的明燈,照破萬家黑暗,照亮迷途的眾生。」


  這些都已經譜成曲,並在法鼓山團體內廣泛運用,另外,也由李俊賢菩薩等,組織並且訓練了臺灣全島性的法鼓山合唱團,大力推廣傳唱。這次來到紐約之後,又連續寫了四首歌詞,也抄錄如下:

(一)要不要
「你是否知道?那些東西是需要?那些東西是想要?那些東西能夠要?那些東西應該要?
我已經知道:需要的東西不多,想要的東西太多,能夠要的東西才能要,應該要的東西才敢要。
你和我,都已經知道:需要的東西都未必需要,想要的東西更可以不要,不能要不該要的東西,有誰敢要,誰就自尋麻煩了。
你和我,都已經知道:為了大眾的需要一定要,為了個人的想要不必要,能夠要應該要的東西,大家分享,人人都說好。

(二)環保列車
「我們有四種環保,大家一齊來做好。心靈環保,扭轉顛倒的觀念;禮儀環保,彼此相處有尊嚴;生活環保,過得整潔又簡便;自然環保,能讓大地留下美好的明天。
我們有四種環保,大家一齊來做好。心靈環保,提高人生的境界;禮儀環保,增進人間的和諧;生活環保,取得生存的空間;自然環保,能讓大地留下美好的明天。
啊!四種環保,讓我們大家福壽綿延。
啊!四種環保,讓我們大家福壽綿延。」


(三)平安歌
「平安啊平安,四種平安。平安啊平安,永保平安。要用堅定的願力安心,當以健康的生活安身,營造和樂的天倫安家,培養敬業的精神安業。無我的智慧,安心安身;平等的慈悲,安家安業。無盡的感謝,安心安身;無限的奉獻,安家安業。平安啊平安,四種平安。平安啊平安,永保平安。」

(四)我為你祝福
「逢人便說:『我為你祝福』,祈禱人人平安快樂。
隨時不忘:『我為你祝福』,祝你時時增慧又增福。
心中常念:『我為你祝福』,口中常說:『我為你祝福』,人人平安又快樂,世界和平又幸福。 」
逢人便說:『我為你祝福』,隨時不忘:『我為你祝福』,人人平安又快樂,世界和平又快樂。」


資料來源:《兩千年行腳》法鼓全集2005網路版(第6輯第11冊, 頁240~247)